【1894桃花泪】新年贺岁大戏 | 剧情分集

向下

【1894桃花泪】新年贺岁大戏 | 剧情分集

帖子 由 K.I.D. 于 周三 五月 08, 2013 10:00 am

本故事半史实半虚构,部分历史人物化名,欢迎对号入座,不接受清史辩论。

此为二元道人赵元儿遗作,以此纪念

第一集:
(1)大清光绪十年暮春,京城里的莺酣阁来了昆山一带新近成名的锦玉班。贝勒载泓与京城众纨绔子弟一同去听戏,受到了老板凤郎的逢迎奉承。凤郎极力向载泓推荐锦玉班年轻的正旦桃花红。载泓远远见桃花红妙龄玉立,心生几分好感,又细听了桃花红一出《长生殿·重圆》,赞她音色纤纤,稍有神韵。又问凤郎这女孩儿名姓,凤郎言说只知班里人唤她灵兮。众人纷纷喊赏,载泓却索了笔墨,单留给桃花红一封书信。
(2)散场后,凤郎将贝勒爷留下的信托小生宋同玉送去给桃花红。宋同玉与灵兮配戏多年,早已对她心生爱慕,如今灵兮在京城中小有名气,不少富家子弟追捧。捏着这封恪亲王府大贝勒爷的留信,他心中杂乱,意欲抢先表露心迹,又踌躇难以开口。灵兮未觉察宋同玉的反常,礼貌性地请他入屋小坐,宋同玉谢绝离去。
第二集:
(1)恪亲王府老福晋桂龄向来不喜载泓顽劣,因此对他的嫡福晋费莫氏瑞雪也处处挑剔。侧福晋容昕因是慈禧皇太后娘家的堂侄女,却受到老福晋的亲近。老福晋召瑞雪去东园,以王府开销过大为由责难她主事有失,决定从这日起容昕也参与管理家中内务。
(2)瑞雪对老福晋一向顺从,敢怒不敢言,此番回屋便卧床生闷气。载泓自外归家,见妻如此,问清缘由,见瑞雪状貌心生怜惜,对她百般安慰。瑞雪劝他少外出不归,恪亲王在朝中受到打击,王府今非昔比,老王爷与福晋近来脾气都不好,少不得出气在大房。载泓虽不爱听,这晚终是留在了瑞雪处用饭。
第三集:
(1)五日后,载泓收到了灵兮的回信,信中表达了对贝勒爷赏识的谢意。载泓心中欢喜,便忘了瑞雪的叮嘱,带着随从来到莺酣楼,恰逢好友郑世全同在。今日凤郎未来迎接,却见楼内轰乱,郑世全告知载泓英国使馆设宴,要求桃花红出场献艺,遭到桃花红的拒绝,都德上尉正与班主楚歌晚剑拔弩张。德荣夸赞灵兮有“香君遗风”,载泓亦欣喜桃花红一介优伶竟有如此气节,认为她是知己,又一向憎恨洋人,此番动了脾气,怒骂都德,被郑世全拼力阻拦。都德问翻译,知其是恪亲王的长子,并未与他明面冲突,蔑笑离开。德荣嘲讽郑世全胆小怕事。
(2)次日,莺酣楼被英国人砸毁。楚歌晚与灵兮商议打算回江苏暂避风头。灵兮初进北京,才刚崭露头角,一心要唱出名堂,不肯随他离去。两人一番算计,灵兮道出自己与恪王府的大贝勒有来往,可以去王府献艺以寻求庇护,也不失为一条好出路。
第四集:
(1)慈禧皇太后召见奕哲,莫名言及往事,赞他劳苦功高,意在讽刺其恃功而骄,子弟皆目无家国,牵扯出载泓当众得罪英国人之事。
(2)奕哲回府训子,怒其不争,平素沉溺声色犬马。要求他只须遵守本分,不要乱给王府惹事。载泓义愤填膺,认为父亲懦弱,多年来屈服于洋人的淫威,且认为如今大清的军力,未尝不可与人一搏。恪王大怒,父子争吵,恪王强令载泓外出办事,先离京一阵。
第五集:
(1)载泓回到长青园,瑞雪接着,知他在父亲那受了教训,缓言劝慰。言及老王爷一生忠直,劳碌三朝实在不易,如今与太后的关系紧张,不可不为子孙求福。正说间载泓收到凤郎来信,闻说莺酣阁被毁,当即变色奔出,瑞雪不明所以。
(2)凤郎与载泓拜别,打算去大连投靠行商的亲戚,躲避英国人。载泓劝他暂避王府,如今东北方日本虎视眈眈,去大连怕不是长久之计。凤郎去意已决,载泓赠银。凤郎顺说锦玉班班主楚歌晚有求见贝勒爷之意。
(3)楚歌晚因灵兮不愿回乡大为为难,知道灵兮与喜好豢养戏子的载泓有书信往来,而载泓又十分欣赏灵兮,将灵兮托付,希望在王府谋得生计。载泓得知楚歌晚便是十年前曾有一面之缘的名旦玉蝴蝶,大为震撼,虽有心应承,想到如今灵兮开罪了英国人,明目张胆地接近王府必然会惊动父亲,犹豫之下,决定夜间派人将她秘密接近王府,于是答应了楚的请求。
第六集:
(1)莺酣阁被砸毁后,灵兮等人被暂时安排在城郊宋同玉的姑母处居住。载泓临外出前吩咐德荣趁夜去接她入府,宋同玉寻机请德荣借一步说话,贿赂其相助自己在王府谋得一份活计。
(2)灵兮夜入王府,载泓已然离京办事。专管戏园的大丫鬟苏朵廊下接着。苏朵颐指气使,叮嘱灵兮王府规矩,哪里不可随便走动,灵兮第一次见到王府的恢宏华丽,心生憧憬。
(3)端午将近,瑞雪与容昕商量家宴。因前番被老福晋责备开销过大,此番瑞雪绞尽脑计尽量节省。容昕却出言刁难,讽刺瑞雪做事抠门,撑不起王府场面。
第七集:
(1)这日王府唱戏,灵兮被安排在后台听唱,百无聊赖中,忽见屋外似有一人窥视,身形很像已经离京的宋同玉。灵兮追出,却跟丢了目标,才发现自己走迷了路。遇见正要去戏园的侧福晋容昕,容昕早听说大爷不声不响接了个女戏子入府,此番见灵兮雪嫩水灵,举止又不像是府里的丫鬟,便猜了个七八分。故意将灵兮当作丫鬟指使,命她替自己的丫鬟去给幽闭在后院的女子送饭。灵兮不知这事缘由,不想得罪贵人,便接下了这活。
(2)幽闭在后院的是发了疯的佩鸾,她被关在满是尘埃的小屋里。佩鸾见了新脸孔,央求灵兮放她出去,灵兮表明并无钥匙。谁知佩鸾疯病发作,隔窗掐住灵兮咽喉。宋同玉忽然出现救走灵兮。灵兮惊讶宋同玉竟然未曾离开,才知他因不放心灵兮独自在王府,贿赂管事周德荣在王府谋了差事安身。宋同玉粗粗告知了佩鸾身份,灵兮惊怕。宋同玉趁机表白,却被灵兮婉拒。
第八集:
(1)载泓办事归家,瑞雪为其接风洗尘。饭桌上瑞雪提及佩鸾,说她被关了两年,也很可怜,想找个大夫给她治病,如果好了就打发出府。载泓见瑞雪对曾经与她争夺自己并且想害死她的女人如此宽容,觉得她并非真心爱自己,恼怒离开去了容昕院里。
(2)祥云埋怨瑞雪不会说话触怒大爷,并趁服侍瑞雪就寝的当口告知灵兮之事,要她提防。瑞雪虽然嘴上说大爷养戏子是常有的事,不许祥云嚼舌根,但心里却更不是滋味。
第九集:
(1)东北情势不妙,日本极其嚣张。太后却要大兴土木修建颐和园。载泓心中愤懑之下想起还未曾探望过灵兮,便去了戏园。隔院听见灵兮在院内练声,不禁与她相和。二人初见,互生好感。
(2)七月酷暑。一日灵兮在戏院外纳凉,忽然见一行小厮急匆匆抬着一个蒙着白布的人穿过院落。不一会儿苏朵打理了一包衣物到院子里,唤人生火烧毁。灵兮见那包袱里抖出一套镶珠的苏绣戏服,认得是珍品,赶忙上前阻拦,被苏朵急忙拉住,并告知这是府里名旦刘玉露的东西。刘玉露害了时疫刚刚死了,人已被管事下令抬出去火化,瘟疫会传染,东西必须全部烧了。灵兮被惊住,心叹漂泊在世上的优伶命竟如此轻贱。苏朵瞧出载泓对灵兮上心,早已不似先前一般轻慢她,打趣她若喜欢那戏服,自有贝勒爷打赏,日后没准做了福晋,也用不着它,何必惦记死人的东西。
第十集
(1)端午家宴,灵兮远望福晋绫罗遍身,心生羡慕。想起佩鸾却又害怕自己会步她后尘。载泓逃席来寻,携灵兮外出,至酒楼阁间。载泓问灵兮因何拒绝洋人邀请,灵兮告知父亲死于战事,爷爷痛恨洋人,留下这条规矩。载泓请灵兮唱曲助兴,点了《桃花扇》的《骂筵》一折。灵兮唱罢,载泓赞叹,笑问她要什么赏,灵兮不要银钱,只说要一件苏绣戏服。不料此时引来了同在此处的都德上尉。都德命人带走灵兮,载泓冲冠一怒殴打都德,声称这天下是大清的江山,并大骂势必杀尽英夷。
(2)一日,灵兮夜半无眠,气闷外出,不知不觉寻到了佩鸾院门,被巡夜的家人看见,喝问其身份。灵兮受惊逃跑,慌不择路之时转入了长清园,载泓也未曾入眠,独自徘徊,见状揽住灵兮躲入世泽堂。灵兮见屋内满壁诗画,暗叹他风雅,又看见他书桌后背椅上披着一袭崭新的粉色绣桃花的珍珠苏绣戏服,载泓称这是她讨的赏,顺道拿出自己所作的戏本《红玉记》来共赏。《红玉记》讲述的是宋代娼家出身的女将梁红玉助夫韩世忠抗金的故事,灵兮观后赞不绝口,提议由自己学唱。载泓欣然应允。


——————————分期分割线——————————

第十一集:
(1)日本挑衅,准备发兵攻打东北。吏部尚书洪同春、湖广总督陈忠卫主战,军机大臣李杭主议和。皇太后密召敦亲王奕承和恪亲王奕哲商议此事,敦王主张割地拉拢英国作为同盟势力,再与日本谈和。恪王极力反对割地,但表示认同李杭的看法,指责敦王挪用海军军费大兴土木。敦王修颐和园乃是太后授意,太后因四十大寿亦不想开战,斥了恪王驾前无礼,将此事含糊应付过去。
(2)皇帝调陈忠卫前线赴战的圣旨被太后命人拦截,因此饮酒发怒。太后入养心殿,母子促膝长谈。

第十二集:
(1)恪亲王再三谏皇太后停止修建颐和园,立即拨出经费为水师购置弹炮以防万一,太后愤怒,寻事以“委靡因循”为由将恪王革职,驱逐出权力核心。李莲英深知先帝同治帝的死因,趁机向太后献计,如今恪王去职,总理衙门无人,可让奕哲长子载泓顶职总理大臣。此人纨绔子弟,无甚才能,任上不久必然出错,引发众议,届时可名正言顺予以打击,拿他问罪。同时说自己瞧出王府的管事周德荣本性贪婪,可以收买为眼线。太后受之。
(2)次日早朝,大学士荣禄出班奏请载泓为总理大臣,光绪皇帝知载泓一向主战,有心任用,下朝后召载泓入宫商议此事,希望从他口中探知其主张。二人相谈,不谋而合。
(3)周德荣受李莲英密访,施以威严,诱以重金,最终答应受太后差遣,将王府之事悉数告之。
第十三集:
(1)载泓回到王府,容昕早已侯在长清园,向他道喜,并劝说他依老佛爷的心意做事。载泓不悦,穿过院子去了戏园,将这事告知灵兮。灵兮也很是喜悦,鼓励他放手去做,改变往日对洋人的卑躬屈膝,另人刮目,以求仕途腾达。
(2)瑞雪刚从大夫处得了喜脉,派人来请载泓想亲口告诉他。载泓别了灵兮回去长清园,瑞雪未及开口,见他心不在焉,凝眉不展,猜中乃是为总理大臣之事。瑞雪也知道前朝底细,便坦言荣禄出奏,此事蹊跷,劝他辞去,保求平安。载泓不服,与妻争辩。
(3)二人正说,德荣来报,王爷晌午入宫,以长子体弱才庸为由,向皇帝请求辞去载泓所任一切闲职。载泓气急,夺门而出去寻父亲说理,瑞雪紧随。恪王暗示此乃太后圈套,并以端午酒楼风波之事为由责备儿子为戏子不顾大局,声称要动用家法。瑞雪急中生智,假装晕倒。恪王命人急传大夫,当场诊出喜脉。奕哲这才消气,命载泓好好看顾瑞雪。

第十四集:
(1)夫妻二人回屋,瑞雪苏醒,安慰载泓说方才乃是情急之下蒙混过关之计。载泓欣喜感动之余,又觉往昔愧对贤妻,此后几日一直陪伴瑞雪。
(2)灵兮练唱了《红玉记》,因甚少唱四旦,略有难处,本想借着与载泓相约之机讨教,不料在净植亭上等了半日,却等来了祥云。祥云声称福晋有孕,大爷这几日走不开身,特命她前来知会,言辞间极尽炫耀挖苦。灵兮如遭重击,恼怒离去。
第十五集:
(1)辞官后载泓更加郁郁不得志,每日除了陪伴瑞雪,便是与众人外出游乐。议和失败,前线吃紧,大战在即,郑世全与北洋水师同赴战场,载泓洒泪送行,鼓励他奋勇杀贼,张扬国威。
(2)郑世全赴前线效力,使载泓在心潮澎湃的同时,愈发觉得自己一事难成。他想到大清一直以来对夷人的态度都是卑微退让,底气不足,便萌生了让王府的票房公开演出《红玉记》为大战鼓舞士气的想法,并来到戏园将想法告知灵兮。灵兮原本为爽约之事气愤,听了他此意,不觉也大为振奋,便答允由她亲自出演梁红玉。
(3)九月,恪王府票房在春风调茶楼公演《红玉记》,四个月未曾露面的桃花红的出场,惹起八大胡同一时轰动,引得当场满座。载泓亦在高楼雅座观戏。唱到擂鼓战金山,激烈之时,四座忽有骚动,载泓吩咐德荣外出打探,却听闻满大街都在传着平壤战败,清军退回国境的消息。载泓如遇当头棒喝,却仍旧命票房把这戏唱完。
第十六集:
(1)载泓回到王府,只觉失魂落魄。晚间灵兮前来探望,载泓感叹梁红玉若非选择跟随韩世忠而是如寻常风尘女子一般托身富贵平安之家,是否便省去了许多颠簸之苦。灵兮忽以红玉自喻,愿与韩将军同甘共苦,只求一个正当名分。载泓听出她此话隐意,却惊讶灵兮竟会如此对他表露,一时怔忡,又想起怀孕的瑞雪,终没有给她答复。只以玩笑口吻说她若为梁红玉,只可惜了这世上再没有个顶天立地的英雄韩世忠。灵兮闻言心寒,失望而归。
(2)钟贝勒载泫听闻了战报,心忧生父,前来恪王府探视。恪亲王忧愤之余寝食俱减,父子相见,载泫劝父亲宽心,大清三十余年兴办洋务,实力渐昌,北洋水师尚可一战。恪王却忧水师战舰老龄、炮弹不足无法制胜,认为应当出面奏请太后派人与英法等国求助,另其出面调停,保存清军实力。

第十七集:
(1)容昕心嫉灵兮大有得宠入侍的趋势,前来拜访瑞雪,说起戏班梨花苑入宫,太后不日便要请敦恪二王的内眷入宫听戏。不如趁机将灵兮也带去推荐给太后,还可在太后那讨一份好。瑞雪寻思灵兮得罪了洋人,藏在王府终究是个灾祸,又想起载泓对她格外用心,便应允了这事。
(2)瑞雪带了几样点心探望灵兮,说明来意。点明她住在王府是给王爷和载泓添祸,自己可以将她引荐给太后,还可以给她一笔银子,让她既能在老佛爷跟前露脸,又可以躲避外界灾难。灵兮因载泓未接纳她的表白而心灰意冷,赌气同意与她一同进宫,心知高处更有高枝可攀,不屑受她带来的银两。
第十八集:
(1)储秀宫宴,皇太后、皇后、瑾妃、珍妃与固伦荣寿公主皆在席,唱罢一旬,众人为取悦太后皆尽赞美,只有公主直言梨花苑唱功平平,瑞雪趁机引荐灵兮。灵兮献唱《桃花扇》中的《却奁》一折,太后不喜,命她唱《玉簪记》。唱罢太后欢喜,打赏了灵兮,瑞雪又建议让她暂留在宫里献艺。太后准许,苏朵陪留。
第十九集:
(1)载泓自外归,得知灵兮入宫之事,心中既恼瑞雪擅作主张,又好奇瑞雪竟会为灵兮醋妒做出此事。笑讽她善妒,瑞雪并未察觉载泓的复杂心思,却失了往日柔顺,责备载泓鲁莽率性,不顾王府大局。夫妻争执。忽报黄海海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郑世全殉国。载泓急火攻心,当场吐血晕厥。
(2)瑞雪见状大急,不顾劝阻在载泓床边守了一整夜。载泓转醒见她眼鼻红肿,心生怜惜,万千感慨,自悔昨日失言,温言哄劝她去休息。
第二十集:
(1)灵兮入宫后,听候太后等人传召献艺,甚是讨得太后欢心。偶然听宫人说起,皇帝近日午后喜去千秋亭烹茶赏枫,此处正挨着北五所,便寻思出一条飞黄腾达的计策。日日午后便去亭外小径练声调嗓。终有一日等来了光绪皇帝。皇帝听闻此音悦耳,便命人***灵兮近前,得知她是新入宫的戏伶。二人相谈,灵兮清秀聪慧,很得皇帝的心。
(2)载泓养病在家,一日宋同玉忽然求见,引来一神秘人物,却是锦玉班班主楚歌晚。载泓大惊,楚歌晚向他说明来意,原来他们早已加入了忠义会,保皇抗夷。如今清军前线惨败,全因李杭软弱失策,忠义会派他前来,希望通过贝勒爷求见皇帝,呈献大计。载泓本觉事关重大不可轻率,意欲回绝。楚又再三陈说李杭等人把持军事,正是因为一心求得苟安的皇太后掌权、导致皇权旁落。如今满朝文武无一能人,他与众弟兄正是要忠君保国。一番话与载泓所想全然相和,犹豫之下,使他扮作随从,命人备车驾,当夜偷引楚歌晚入宫面圣。
(3)楚歌晚面见光绪皇帝,陈说来意。皇帝起初担心此是太后之计,将信将疑,询问他有何计策。楚提出刺杀太后、稳住皇父承亲王,斩杀荣禄等后党,夺权主政。皇帝与载泓皆备他此番想法震慑。光绪故意大骂楚歌晚不忠不义,竟有如此谋逆之心,令人拖出斩首。楚毅然不为所动。再三试探,方信楚歌晚心之赤诚。踌躇良久,终是不甘做傀儡,决心信任此人,放手一搏。三人计划十月十八太后将在丽景轩看戏,此时守备最松,正是动手的时机。载泓听闻唱戏,担心误伤亲生姐姐荣寿公主与灵兮,便提议向太后下毒,却被光绪帝以太后饮食皆有人试尝为由否决。


——————————分期分割线——————————

第二十一集:
(皇帝安排了宋同玉等六人假扮作太监当晚潜入储秀宫侍奉,伺机刺杀。又遣自己的心腹太监守在宫侧门外,楚歌晚引忠义会众亦乔装潜伏在附近。只等刺客一旦得手,便有太监放出信号,楚等冲入储秀宫稳住局面,封锁消息,召荣禄等人入宫杀之。)
(1)十月十八,太后本与荣寿公主共往丽景轩观戏,召了灵兮献唱。唱到半旬,有人密报前线节节败退。太后密召承亲王与大学士荣禄入宫商谈议和,悄然离席。宋同玉见太后忽然离开,忙使同伙报信撤退,不想未出侧门,太监因紧张不甚引发了信号,楚等制服了守卫一拥而入,却不见太后踪影。此举惊得阖宫妃嫔格格惊叫奔逃,惊动了皇宫卫队入来护驾,捉拿刺客。
(2)灵兮被逃散的伶人驱下了戏台,正撞着择路退离的荣寿公主。楚歌晚急命宋同玉挟持公主,宋同玉等人便要追拿公主。灵兮急忙拉护了公主逃跑,不料公主鞋跟不稳摔倒在地,灵兮本已跑出几步,顾不得他人,转念想起公主乃是载泓的长姐,咬牙转回,迅速脱了公主的宫鞋。两个女子沿着丽景轩后的小径奔跑,不知身后的刺客早已被侍卫拦截。惊怕力竭之际,灵兮将公主拉入草堆树丛避身。直到一更天,侍卫来寻公主方敢爬出。
第二十二集:
(1)当夜灵兮回到北五所,不料楚歌晚身负重伤逃出,正巧藏匿在她的屋内。灵兮没有声张,楚歌晚临死前向她说明了事情,称锦玉班许多人的至亲都是死于洋人的战争与暴行,而他与灵兮的爷爷纪翁当年亦是不肯折腰为洋人献艺 ,吞碳自毁了嗓音。如今清廷软弱退败,皆因皇太后丧权辱国。忠义会欲刺杀太后保扶小皇帝掌权,戏班身份为掩人耳目,回江苏也只是个幌子。楚歌晚死在了灵兮房中。
(2)灵兮抱着楚歌晚失声恸哭,苏朵此时归来,见状吓得面无人色。告诉她刺客死在这里她们都得没命。灵兮这才镇定下来,吩咐苏朵助她一起趁夜将楚的尸体移出北五所,沉到千秋亭后人迹罕至的宫池内。
第二十三集:
(1)楚歌晚等人的身份被查出。德荣私见太后,向其禀告十月初三夜载泓曾领人入宫面圣密谈,四更方回,回时未带随从。此事引起太后震怒,认为行刺之事原本可疑,应有内鬼,乃光绪皇帝授意为之。以此深恨载泓。
(2)行刺失败后,慈禧太后多次暗语提醒,寻事更换了皇帝身边近侍,光绪皇帝日夜难安、战战兢兢。这日发怒摆脱了侍从,夜间漫步宫闱,近北五所处,闻得伶人夜歌,一曲《守楼》思忧情烈、尽诉香君志坚,正触动怀中一点兴亡感叹,想起风水轮流、明亡百年后,大清祖宗基业危危,昔娼家犹有此志,自己身为皇帝却屈卑于夷狄,无力挽澜,不禁潸然泪下。寻声走入,见灵兮歌到动情,亦是双靥泪流,别有愁韵,一时心动,有意纳其在身边陪伴。灵兮本因夜深静时,偶然思念载泓而唱此曲,又怨他寡断薄情。此时她一直追求的飞黄腾达已在眼前,却徘徊难言,几经踌躇,最终拒了光绪之意。
第二十四集:
(1)皇后听说太后怀疑此事与皇帝有关,为分散太后注意,一日向太后提及灵兮有同谋之嫌,荣寿公主在座,一力为灵兮辩白。皇后与公主相争,太后因喜欢灵兮,为平息二人争执,便令她返回王府,将此事化了。
(2)载泓原本体弱染病,自闻忠义会刺客举事失败、无一生还,惊骇之下病情加重,闭门不出。这日二弟载泫忽然到访,屏退众人,载泫深知载泓曾与锦玉班有私交,八月初旬楚歌晚曾登门暗访,遂以其刺客之事责问兄长。载泓疑二弟在王府安插眼线,绝口不认此事。载泫警告兄长行事需三思,不可不为王府安危计。兄弟二人争执渐激,几欲断绝情义。
第二十五集:
(1)都德上尉遇刺暴毙,英国军官咬定是载泓所为,中英关系忽然紧张。太后因先帝之事憎恨载泓已久,又兼刺客之事,立即召恪王入见,意在提醒他与日本之战尚需英法出面调停,此事朝廷必须给英国人一个交代。恪亲王以皇子身份与太后当堂相争,否认此事为载泓所为,不愿将儿子交给英国人,直言此乃侮辱皇室。
(2)太后对恪亲王仍有顾忌,再三思考,召容昕入宫,吩咐她将慢性毒药下在载泓每日用的药里,叮嘱她不可泄露,并称此已为全恪王颜面。容昕迫于太后权威,只得答允。

第二十六集:
(1)荣寿公主得到太后身边眼线的密报得知此事。公主大惊,赶忙找到即将返回王府的灵兮,托她赶紧回去向载泓通风报信。
(2)灵兮回到王府,就急着要去找载泓,被苏朵拦下。苏朵觉察有异,逼问之下,灵兮将此事告诉苏朵。苏朵急骂灵兮糊涂,此事既然是太后授意,贝勒爷就算知道也无济于事,如若逃遁反倒连累了王府,更给太后以打击王爷的机会。灵兮一介优伶命如草芥,必然死得更惨。灵兮被她唬住,想到此前种种,心想即使自己肯冒险告密也不一定能得到载泓的真爱,遂决定不作声。
第二十七集:
(1)灵兮走后,荣寿公主犹不放心,再三思忖,决定再拖一人向家中报信。恐太后察觉,以二弟钟贝勒载泫之子周岁在即为由,差人送礼之府上,暗将私信附上。载泫闻报,不计前嫌,夜间隐人耳目返亲王府,将公主信件示于恪亲王与载泓,并劝载泓出逃。载泓悲愤交加,知灵兮回府未曾转公主之告,更是心寒。恐出逃殃及父母,又惦记瑞雪与其腹中孩儿,不愿逃走。载泫再三央劝无果。
(2)灵兮自存了这个心事,夜来多梦,这日午憩,梦见载泓饮鸩而亡,乍惊醒,奔至长清园内,不顾仆婢阻拦闯入载泓屋室。瑞雪正喂载泓用药。灵兮见状一时情急,碰翻了药碗。瑞雪不明就里发怒责难,灵兮方欲出言,载泓出声喝止,并让瑞雪离去,无事不必再来。瑞雪顿觉委屈,负气离去。灵兮告知载泓药中有毒,载泓见其状貌,感慰她终是心善情余,叮嘱她莫将此事告诉瑞雪。灵兮亦劝载泓逃走,称自己愿同他亡命天涯。载泓起初怔忡踌躇,灵兮大骂他堂堂男儿,志未酬、亲子未出人世,优柔寡断而轻易就死,载泓惊讶一向纤纤弱质的灵兮竟有此凌厉断绝,被其说动,应允入夜之时与她一同出京远走。
(3)北京城夜幕降临,载泓与灵兮准备行李,等着午夜出城。瑞雪路过煎药耳房,不料撞见容昕下药,惊怒之下扑上前去与其争端。容昕推开瑞雪,措手不及,辩说乃是太后懿旨不敢违背。瑞雪顿时大悟。
第二十八集:
(1)恪亲王令人打通了道路,避开了太后耳目为儿子夜逃做好准备。此事却被德荣察觉,临时潜入皇宫面见太后,汇报此事。太后闻言大怒,急令李莲英引宫廷侍卫快马出城将人追回。
(2)载泓与灵兮的马车在恪王安排的护送下顺利出了城门,未走出一里,忽见一车紧随而来,细看却是瑞雪。瑞雪不敢声张,只是遥遥望着载泓。载泓心中不舍,几欲跃车而下,灵兮见状,告说带孕妇上路恐怕拖延脚步。瑞雪连连受惊,一路急赶,此时忽然腹痛难耐,有小产之兆。祥云心急之下不禁呼喊载泓,载泓不顾灵兮阻止,急令停车看视瑞雪。未几,远处通明,一路骠骑踏尘而来,将众人团团围住。李莲英打帘而出,笑说奉老佛爷懿旨请贝勒爷回府。

(3)次日,李莲英来到王府,宣太后懿旨,言大贝勒有疾,特赐太医王保寿每日请脉开药,并嘱咐德荣亲自监视载泓服下。载泓接旨后,李莲英屏退闲人,劝说其不要反抗。以其两朝之罪,不殃及王爷福晋、赐谥厚葬已是太后仁慈,若是再有此事,难免闹得不可收拾。载泓明白他是在拿父母妻儿相要,遂心灰意冷,断绝了念想。
第二十九集:
(1)自此载泓独居不出,每日除了太医等人,无论是瑞雪还是灵兮,都闭门不见。他的身体一日弱似一日,这天忽然好转,外出走动,进入平时读书作文的世泽堂,《红玉记》的稿本已落了灰尘。他顿时心生哀凉,想自己一生不得志,以超脱自居,鄙夷众人卑微屈膝,到此时却觉得,自己才是这世上最卑微的俗人。他撇下从人独自出府散心,在大街上碰见一个乞讨的人,竟是凤郎。日军占领旅顺,一路大肆屠杀,凤郎的亲戚惨死,他侥幸逃回北京,盘缠使尽。载泓把随身携带的银两都给了凤郎,让他设法谋生。
(2)这夜载泓忽然病危,恪亲王前去探视,父子生平水火不容,此时却心如刀割。老王爷忍泪难禁,以载泓不孝为由佯作大怒转身出屋。
第三十集:
(1)载泓临终唤来灵兮,要听她唱《骂筵》,灵兮忍恸唱罢,载泓又要她亲手喂他饮下最后一次药。灵兮不肯,泣不成声。载泓此时却已淡然,笑说他知道老佛爷为什么这么恨他,还告诉灵兮他已经命人安排好送灵兮回昆山老家。他渐渐语无伦次,最后只是不断地喊出一个名字,瑞雪、瑞雪……
(2)载泓咽气后,灵兮闭门而出,看见小产不久的瑞雪站在漫天的大雪中已经一夜。灵兮告诉她载泓走了,瑞雪痛哭,伤感他至死都还怨恨她,不肯相见。瑞雪问载泓临终前说了些什么,不知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灵兮犹豫了一瞬,并没有告诉瑞雪,他死前一直唤的竟是她的名字。


红色加亮部分为重点戏目

_________________
avatar
K.I.D.
清风两扇,广袖飘飘
清风两扇,广袖飘飘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3-05-03
年龄 : 3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